satoshi的鱼漂

爱好:智受,all智可,KS可,天然可,山组大好,最近有点激萌润智……都是粉红的错!雷:智攻,润受,红酒。

心态崩了

每周两次,看几分钟的智君……智不足……

【大野智】个人30问

存档

ブサい:

💙


1 名字裡的「智」有什麽意义吗?


◉ 因为我妈是岸田智史*的超级饭。


*民谣歌手岸田敏志(きしだ さ之し),旧名岸田智史,读音一样。




2 最早的记忆是什麽?


◉ 2岁左右在北海道没接住递过来的烫烫的玉米,被骂了。




3 小时候的暱称是什麽?


◉ 小大。




4 你给别人的第一印象通常是怎麽样的?


◉ 看上去很睏。




5 还记得小时候被骂的最惨的事是什麽吗?


◉ 幼儿园的时候,一桌子饭菜准备好了之后,我也不知道为啥就在桌上玩倒立,结果整个桌子都翻了过来。大人给了我三千円然后叫我滚出去。




6 小学的时候喜欢的科目和讨厌的科目?


◉ 讨厌算数。喜欢手工。






7 小时候害怕什麽?


◉ 地板下面。




8 叛逆最严重的时期是?


◉ 没有诶。不过初二的时候好像挺不管不顾的。




9 最不想输给朋友的一项游戏是?


◉ 单杠。




10 能否成为朋友的决定性因素是什麽?


◉ 没有决定性因素,不过得是不太了解从事这个工作的我的人。




11 小时候当做宝物的东西是什麽?


◉ 软木塞。




12 至今为止最喜欢的一部漫画是?


◉ 『七龙珠』。




13 小时候觉得自己什麽地方最奇怪?


◉ 好像没什麽特别的。




14 有没有从小就很怕(对付不来)的事物?


◉ 按摩。




15 第一次亲自买的大件物品是什麽?


◉ 初一买的文字处理机。






16 第一次意识到「死」这件事是什麽时候?


◉ 初二。




17 什麽时候情绪最海?


◉ 钓鱼。




18 最近一次哭是什麽时候?


◉ 一月。






19 自己认为自己的人生导师是谁?


◉ 老妈。




20 如果不是做这个工作会做什麽?


◉ 打工吧。




21 第一次的表演?


◉ 初中毕业后因工作而表演。




22 至今为止演的所有角色中觉得很辛苦的角色是?


◉ 猴子的角色。






23 至今为止被导演批评的话裡面印象最深的是什麽?


◉ 没怎麽被说过吧好像。




24 有没有很犹豫该怎麽做选择的时候?


◉ 阿弥陀籤*。


*抓大头,平行线迷宫那种。




25 一天的开始时最常想的事是什麽?


◉ 开始了啊。




26 如果死神来迎接自己的话,你会有怎样的行动?


◉ 接受。




27 如果有时光穿梭机,最想做什麽?


◉ 想见见新选组。




28 看到「恶」这个字会联想到什麽?


◉ 骗子。






29 说到「自由」会联想到什麽?


◉ 练习。




30 开门见山地讲,对大野来说人生的意义是什麽?


◉ 解脱。




”我也不是非常受欢迎,就很普通,也没有被讨厌过。”


—— 首先想从童年的时候开始问起,你说跟现在的性格没什麽不同?


「是。我根本上、性格上就没怎麽变吧。我也是个怕麻烦的。」


——(笑)是从小就有点老成呢,或者说一直保持著小孩那种天真?你觉得是哪种?


「我小时候就晃来晃去的总是静不下心来。吃晚饭的时候也是吃一口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那种。」


—— 还在饭桌上倒立(笑)。


「对对,还倒立把桌掀了」


—— 一般没人倒立吧。


「对啊,一般没人这麽做。惹的家人超级生气」


—— 给了三千円然后叫你滚出去,一般来说幼儿园那麽大很少被这麽教训吧。


「当时的3000円已经算是大数目了,我心想拿著这麽多钱出门怎麽行!」


——(笑)是这样啊。父母那时候很严格吗?


「没有,完全不严格。哎,在饭桌上倒立谁都会被气死吧。全部一团糟,晚饭也没了(笑)」


—— 真是,你说当时怎麽就总是沉不下气来呢。


「(笑)不知道」


—— 曾经觉得地板下面吓人?


「小时候我住团地,记得客厅里有一扇小门,一打开下面就是土地,如果我不听话就会被警告说不听话就把你关裡面!我当时心想千万别!(笑)」


——(笑)小时候相当活泼?


「那时候经常光著脚在外面玩。然后每天回来之后去浴室洗脚。因为是团地,感觉孩子们大家都是朋友。有段时间一直都光脚来著(笑)」


—— 另一方面又喜欢手工、画画也不错,还收集软木塞。


「对。以前很流行收集东西。收集贴纸啊、牛奶罐的盖子啊、雕刻橡皮什麽的。最后我收集了很多软木。」


—— 为什麽最后寻到了软木?


「以前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有很多软木,有的是只是软木,有的还带著玻璃,威士忌什麽的那种很时髦的感觉的。」




—— 那时候一直在搜集软木塞啊。


「对对,自己一个人收集的。」


—— 朋友裡面没有人收集吗?


「嗯,没人收集。总之那时候就特别想要带玻璃的,一直在收集。」


—— 父母没有问过你“你在收集什麽”吗?


「问过。我记得我有段时间一直跟人家说“这个不错吧?”(笑)」


——(笑)果真从小开始就非常喜欢画画是吗?


「从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第一次画画开始。因为超讨厌其他科目。」


—— 也就是说为了逃避其他功课所以画画?


「可以说是逃避吗?因为对学习不感兴趣。又因为对画画感兴趣所以就变成除了画画啥都不想做了。」


—— 那可以说是大野桑你这种可以沉溺在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上的性格,是从小就已经形成了麽?


「可能是从画画开始的。因为那时候一直都在画。」


—— 听了你的话,会觉得大野君你那时候好像对朋友多不多或者受不受欢迎什麽的不太在意。那周围的人是怎麽看待你的呢?


「有一次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是我喊“起立、立正、鞠躬”,然后我喊到“起立、立正!”的时候放了个屁。正好是说“鞠躬!”那一瞬间就bu的一声」


—— (笑)




「然后就变成人气王了」


—— 哈哈哈哈哈哈哈,还开始受欢迎了啊。


「引起爆笑这件事我一直记得挺清楚。」


——(笑)真走运啊。


「(笑)嗯,挺走运的。」


—— 这点没怎麽变(笑),应该说是天性吧。


「算是吧,而且没怎麽被讨厌过」


—— 大野君可能是拥有某种能够不因此受欺负反而因此变成人气王的特质吧。


「不过也没有那麽受欢迎,也就是普通。」




“跳舞也是进了杰尼斯才开始有兴趣的,画画也是之后才开始画很多,所以如果没进杰尼斯的话我可能什麽都没有吧”


——  跟父母的关系一直不错,都没有逆反的时候?


「好像是。我妈因为知道男生都会有叛逆期所以都做好心理准备了。好像说无论发生什麽都要战斗到底。然后一直都在想“什麽时候呢?什麽时候呢?”结果因为没怎麽叛逆,她就很奇怪,心想“诶?这孩子没有反抗期?”」


——  但是在初二的时候对周围漠不关心?这是因为已经建立起来自己的小世界了麽?


「不过倒不是我自己意识到的。因为初二进了杰尼斯,所以也没什麽比较反常的争吵。初中毕业之后,从16岁开始就因为工作的关系去了京都两年。估计是因为最可能吵架的两年我正好在京都所以就什麽都没发生吧」


—— 也是在这时候开始变得自立了吧。


「嗯,大概。」


—— 为什麽是在初二的时候第一次意识到了死亡?


「刚才我突然想起来,当时我住在合宿的地方,那裡非常高,往外一看就不禁想到从这裡跳下去会怎样啊,我就只是记得这件事而已(笑)。因为我没去过那麽高的地方。」


—— 之前我们也採访了二宫君,他说“我跟leader一直特别相信诺斯特拉达姆士的预言”。


「啊,对。当时真的觉得7之月*一定会到来。心想到时候会变得怎样呢。」


*诺斯特拉达姆士不仅预言了一堆历史事件,还预言了世界末日是在1997年的7月。


—— 结果扫兴了。


「结果什麽都没发生。就心想“什麽嘛”(笑)」


—— 会犹豫的时候是玩阿弥陀籤的时候。以前你有过那种万事随缘的思想吗?


「那个Arashi大家也常会玩。常说“就用这个决定呗”」


—— 不过感觉“用它来决定就行了呗”这种感觉在Arashi裡面更有大野君的风格(笑)。


「如果是深层次的东西或是人生抉择什麽的我会好好思考,其他的就随便做做就好」


—— 如果没做这个工作的话“应该是打工仔吧”,是这样啊?


「对。没办法想象哈。因为我初二就进了杰尼斯。进来了开始对舞蹈感兴趣,画画也是,从那之后又重新拾了起来。我觉得要不是进了杰尼斯,我可能什麽都没有吧」




—— 可能也就不会重新开始画画了?


「小学的时候一直在画来著。到了初中就不画了。但在京都,化妆师教给我很多画画的方法所以我又开始画了。如果没进入这个领域的话,大概就没有开始画画的契机了吧」


—— 在京都的时期应该算是大野君人生的分岔路吧。


「是啊。突然变成一个人生活。嗯…可能是这样。」


—— 不过也不是那种下了决心说“就是走这条路了!”的感觉。


「对。16岁时社长跟我说“去京都不”,我说“嗯”,就去了(笑)。因为我听说那边可以以舞蹈为中心。我是想深造舞蹈所以才去了。那时候本来对画画没什麽热情,因为一起的另一个男生喜欢画画,像休息的时候我就会想说“啊,好久没画了,我也画画看吧”正好化妆师在,他说“有不一样的画法哟”,然后教了我很多技巧,我就又开始常常画了」


—— 关于舞蹈的话,当时有没有想过有可能深造舞蹈、然后有可能会变成自己的职业?


「不,当时我是喜欢爵士,不过是因为那部京都的舞台剧基本都是爵士舞我想著“啊,那不正好,如果一直能跳爵士舞的话就行”然后就去了。结果超辛苦(笑)。就因为对跳舞有兴趣所以才坚持下来了。我当时想的是还是喜欢爵士舞,所以打算在京都深造完之后就辞职。对出道也没啥兴趣。」


—— 那也可以说是刚好有Arashi要出道这件事,它包含了舞蹈这个你擅长的领域,所以才把它当做工作坚持下去的?


「不过我是觉得我在京都已经深造完了爵士舞才回来的,那时候对工作不太积极」


——(笑)原来是这样啊。


「我一直跟社长说“我想见好就收”,结果对方说是“去夏威夷不”。然后我就心想,啊还能再去夏威夷玩一次,没想到去了是出道」


——(笑)所以说,以为是结束,没想到是个开始。


「给开始了(笑)」


—— 然后,就一直到今天了。


「对对」




“演技这东西没办法做到极致。我觉得没有绝对正确的答案。”


—— 问卷裡面有几个很颇有深意的回答,首先是人生的意义在于“解脱”。这是什麽意思?


「那个啊,就是单纯觉得多拉马杀青之类就有种解脱的感觉。包括舞台剧还有其他事都一样。没有很深的意思」


—— 这种感觉在跳舞的时候也好、演戏的时候也好、画画的时候也好、唱歌的时候也好都有可能出现?


「是吧。因为结束了就感觉解放了」


—— 也就是说,现在正在做的事关系到人生的意义。


「因为之后结束了就会解脱(笑)。我总是坚信著会有解脱的一天(笑)」




—— 从“自由”你联想到了“练习”,这个的联结点在哪裡呢…


「不是,就比如说跳舞吧,有了足够的练习,练会了很多东西的话,然后就走到了非常自由的阶段了。」


—— 是说经由练习这件事,萌生了一种自由?


「嗯」


—— 通过吃苦获得了解脱,拖过练习获得了自由,这种感觉很强烈是吧。


「是啊。所以说越是投入就越是能获得解放,还能变得自由。这样的话,一旦掌握了什麽想忘都难,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 大概大野君你那种虽然我行我素但又很克己的态度就跟这点有关吧。


「嗯。有段时间真是一直练得特别狠」


——对于演戏、演员这种工作也一样,因为做到极致,或者说因为录製结束了、舞台剧公演结束了的时候会得到解放,所以能够朝著那个方向努力?


「不过演戏本来就没办法做到极致吧。虽然我也不是演员。演技可能没有绝对的正确答案」




“死神君的话,不会说什麽ore啊、boku啊,不用普通的语气说话,而是使用敬语,相对地就有种并不是我自己的感觉”


—— 至今为止我也看了很多大野君的戏,虽然可能你不觉得自己很擅长演戏,但我觉得每次你的剧都很有意思。就是大野君扮演的角色。虽然是完全不同的角色,但只要被大野君演过就变成了非大野不可的角色了,这点很有意思。『死神君』怎麽样?是比较辛苦,还是说有很多好玩的地方?


「是怎样呢。如果说至今为止没经历过的部分的话,是每次都有不一样的嘉宾来出演,然后我就在旁边关注著主人公的故事的进展,这样的方式还是第一次,感觉挺新鲜的」


—— 对大野君你来说,死神君是一个会被大家爱戴的角色吗?


「淡然地宣告死亡用台词讲出来挺有意思的。而且他还不是那种淡然宣告死亡然后就说拜拜的冷血动物,他有种人类的情感在」


—— 你是通过找自己身上与角色的共通性、还是通过忘了自己让自己变成那个角色来演戏呢?


「哪一种呢?演戏的时候,会搞不清楚到底什麽才是自己。或者说讲台词的时候就觉得好像真变成那个样子了」


—— 那,有点像把自己交给角色?


「嗯,可能是。像死神君的话,就不会用平时的语气说话。不会用boku或者ore什麽的。会用watakushi,还会用敬语,因为这样,所以相应地可能我就有他不是我的感觉。不过啊,这次感觉呢,他不是那麽阴暗沉重的角色,所以演的挺开心的。」


—— 这种感觉很新鲜。


「新鲜。好久不见的新鲜感(笑)。心想这麽快活的戏最近真是一直都没有」


—— 我觉得啊,虽然死神君身上并没有很明显的所谓包容力啊温柔啊,但是他那种在远处守护著的那份体贴正好跟大野君特有的那种氛围很相近。


「吼…是怎样呢我也不太知道。不过,进入这个圈子,做了很多事。最开始做什麽都没自信。但这样有很多机会去做很多事,增加了很多经验,慢慢有了那麽一点自信,所以现在觉得很有趣。二十多岁的时候真是很拼。」


—— 现在是不太一样的新阶段。稍微可以松一口气的感觉。好像这正好跟这次的死神君的感觉有点配。


「嗯。」


——这种新阶段的感觉应该在不同场合也体会得到吧。演戏的时候,或者作为Arashi的时候。


「不过,这又有点可怕了。就是不能放鬆警惕这一点(笑)」


——(笑)不过,这样回顾起来的话就发现20多岁的时候那段克己的时期在大野君的人生中好像还挺特殊的。


「啊是。不过真的那时候拼一拼挺好的。那时候确实有段时间喜欢自己跟自己比赛。演舞台剧时候,只有一周的排练时间,但是已经决定好了公演第一天的日期,观众要入场来看也是既定事实,你没法逃避,不做不行。然后等到开演的时候发现竟然还做的挺好,像这样的经历有很多,所以就在私下的生活裡面也用这种方法。比如说画画的话,就想说那就给自己设定一个期限如何」


—— 在大野君身上这个可以有啊。你不是常常说自己是M,而且一不小心就会开始自己逼自己。


「对对对」




——我行我素、总是睏睏地、懒懒的,但又一路从克己地道路上坚持下来,这种人生真的很有意思。


「嗯。可能因为这样的话就会生出成就感,所以就喜欢上了这样的人生。」



我啊已经不知道啦……

这种感情是什么呢?已经够了吧……已经不会觉得怎么样了吧……已经认不出自己了……怎么样都好吧……算了吧,面目全非的只是自己而已……算了吧,都忘了吧……美的丑的哭的笑的都不记得了就好了吧……这颗心如何变得坚硬而刀枪不入呢?这颗心还是埋了吧……再见了……再也不见了

嗯,这个有游戏有点萌……随机出了个传奇的射手座的黒西服宝宝……于是命名为利达……鸟嘴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呵呵哒,冷笑送给你

走着瞧,等你付出代价,等你输得什么都没有再滚蛋,我忍的每一分钟都有利息的,走着瞧

啊,小律师回来了……

想看利达上剧…新剧也好…小锁匠第二季也好……想看利达……˃̣̣̥᷄⌓˂̣̣̥᷅

年轻的杰克船长……

傲娇高冷脸真是……舔屏……舔舔舔…

道不同不相为谋

我要向前走了,想想和你在一起的自己,并不是我想要成为的样子……

所以,真的是够啦,想换工作

不值得呀,不想干啦,讨厌和人接触,想在一个小角落里发霉啊

(山组)鸟笼与鸟 03 下下签

第三章
走廊尽头的囚室夜里似乎冷得像地窖,看守所的地铺似乎都没有这么冷,成濑领几乎一夜未眠,冷掉的晚餐像石头一样沉在胃里,本来就因为不规律进食时常隐痛的胃部似乎也冷得像冰,记忆似乎出现了断层:那一天,自己似乎罕见的喝醉了,老式的温泉旅馆,只有自己自斟自酌的身影映在和室的墙上,然后似乎是睡着了,自己的指纹是怎么留在了死者的杯子上呢?死者的身体里又怎么检测出了自己常用的安眠药?自己的领带又怎么成了作案的凶器?自己连西尾组的副组长也住在同样的旅馆都不知道……
自己的复仇虽然没有结束,但是这么低级的谋杀并不在计划里,而下一步的计划的目标并不是现任副组长的大岛凉,事情的细节怎么也想不起来,当自己清醒过来时,周围已经是一片熙熙攘攘,警察已经在挨个盘问住客了,宿醉的大脑还在罢工,迷迷糊糊的自己就成了嫌疑人。动机,目击者,证物之下,自己的口供又算什么呢?无罪辩护苍白不堪,深山也只是提出酒后过失杀人让刑期缩短了而已,事实似乎是幽暗的深渊隐藏在迷雾里,成濑领毫无头绪,而现实就是自己身陷囹圄,指望哪天真凶浮出水面领取国家赔偿金安度晚年?出现新证据深山提出案件重审理?依靠别人这种不能信任的生物,而不是依靠自己真的可能吗?成濑领并不信任深山大翔,虽然对方表现出了众多善意,他不信任姐姐以外的任何人类是有原因的,当年觊觎保险金的亲属的嘴脸失明的姐姐看不到,而孤儿院里发生的事情……成濑领感到房间冷到不能忍受,胃里涌上恶心的感觉,虽然始作俑者已被自己暗地里送进监狱,但是现在的环境让成濑莫名的联想到孤儿院,这里的气息一样的冰冷,暴戾,透出疯狂的病态。
昨晚看到的大厅里,囚犯被分批放出来领取早餐,成濑领取了自己的一份后找了不起眼的桌子坐下后就感受到了四周投来的视线,好奇,鄙夷,漠视,和不加掩饰的欲望。
“哟,新来的哥哥你是怎么进来的?“一个贼眉鼠眼的金毛混混问道,长期没有打理的金毛发根处露出了大片的黑发。
“小凛跟你说话你听不见吗?给脸不要脸的小白脸。(智:不,我已经钓鱼晒黑了……)“
“这家伙的脸我记得哦,天使律师成濑领,这会要到监狱里拯救我们的吗?“
“我说这么脸熟嘛,我就是被这家伙送进来的呀,化成灰我都记得“一个皮肤黝黑的壮汉忽然喊起来。
成濑领第一次把视线从食物上移到吵吵闹闹的人群里,明野真夫,联谊后强奸女性借口你情我愿的人渣,3年前自己是原告辩护律师来着。
“阿真,刚才你明明就没认出他嘛……“
“胡说,你看他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实际嘴巴厉害着呢。“
“啧啧,律师的嘴巴我还没有试过呢,舌头一定很好用……“
“城哥,你这是势在必得啊哈哈哈“ 监狱这个地方果然是……正在这样想着的时候,冰冷的水从颈后流进了衣服里。
回头看时,就看到熟悉的面孔,大田慎,孤儿院里的噩梦,也在这所监狱,这个世界果然是恶意的,成濑领感到胃里伸出了一只手揪住了自己的内脏,下下签啊。

山在哪里,xgg还在远方